“你問我做公益的初衷?其實當時我剛做了父親,出於為人父的本能和敏感吧,希望自己這麼做能夠喚醒國民的擔當意識,幫助更多偏遠地區的孩子吃上營養的午餐。”2013年度慈善人物、“免費午餐”發起人鄧飛說道。“免費午餐”是我國民間公益組織中發展比較好的,更多的民間公益組織則面臨活動不規範、發展後繼乏力的困境。
  公開透明度決定公益組織的公信力
  2011年,在瞭解到中西部貧困地區兒童營養攝入嚴重不足的現象後,鄧飛等來自國內數十家主流媒體的500名記者,在微博上發起了“免費午餐”基金公募計劃。至今,該組織已募款超過7000萬元,幫助超過350所學校開展了“免費午餐”項目。
  近年來,民間公益組織大量涌現,但是形成發展規模的卻不多,很多民間公益組織局限於一時一地,且管理能力較弱,社會影響力不強。“我覺得現在的環境很好,民間公益組織正處在一個旺盛發展的機遇期。”鄧飛說,儘管“免費午餐”也遭遇過人員少、管理繁瑣等困難,但他認為,由於微博、微信等新媒體工具的出現,縮短了人與人之間的時空距離,使人們參與公益事業的渠道大大拓寬。“利用新媒體,使我們的信息更加及時地公開,社會公眾就會對我們產生信任,參與度也有了較大提升。”他說。
  新媒體時代是不是給每個公益組織都帶來了好運呢?像“免費午餐”一樣自誕生之日起就備受關註的“嫣然天使基金”,近來卻不斷遭受網民們的質疑:賬目不透明、資金使用率低、資助患者人數少、涉嫌利益輸送,等等。
  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NGO研究所所長王名說,公益組織普遍存在籌款難的問題,所以明星做慈善有一定優勢,可以利用其社會影響力發起募捐,但是一定要真正做公益,不能僅僅是利用影響力募款,否則就犯了本末倒置的錯誤。而且,對於募集款項的使用須公開透明。
  中國社會科學院民間組織與公共治理研究中心秘書長蔡禮強認為,透明度決定了一個公益組織的發展前景。“公益組織的所有資源都來自社會公眾,怎麼獲取、怎麼花費,都應該向社會公眾說明,這是最基本的要求。”就國際經驗來看,在公開透明方面做得越好的公益組織,其公信力越高,獲取社會捐助的資源也就越多,其影響力也越大。
  個人、企業、政府共同構建社會治理體制
  “去年,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首次提出了‘社會治理’,不再沿用以前‘社會管理’的說法,這體現了黨中央對社會共同參與、協作解決社會問題的清醒認識,強調了社會組織應該參與社會治理,預防和化解社會矛盾。”王名說,“公共服務領域的一些事情,大可以交給社會去管,因為政府也做不過來。政府要轉變職能,不要想著做慈善事業的主體,應該做公益慈善組織的支持者和監管者。”
  蔡禮強說,政府要改變過去大包大攬的“大政府小社會”模式,把不該管也管不好的領域讓給市場和社會組織,讓市場充分發揮資源配置作用,讓社會組織健全發展,從而在社會公共事業上大力支持政府。“不是所有問題都是政府造成的,很多問題也不是光靠制度就能解決的。”鄧飛感慨道。他希望每個人都參與到改變世界的行動中來,與政府、企業聯合,推動社會向更好的方向發展。這也是鄧飛對其公益事業路線的總結,他稱之為“柔軟改變中國”。
  中國人民大學勞動人事學院李瑩博士認為,“民間公益組織的涌現,對於完善社會治理體制是有幫助的。今後的趨勢將是由公益組織提供社會保障服務,而政府撥款購買服務,並組織專業培訓,這是創新社會治理體制的重要表現。”李瑩認為,一些“草根”公益組織僅憑著發起人的個人熱情而設立,既沒有專業的人員配置,又欠缺專門的管理素養以及與政府、企業、志願者等合作的意識,難以獲得長久發展。李瑩說,公益組織的發展也存在優勝劣汰的過程,這是一個從無序向規範發展的過程。
  期待慈善法規範公益事業發展
  對於公益慈善事業的發展現狀和前景,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從法律層面提出了期許。“在現代社會,慈善行為必須要有法律制度規範,因為參與慈善就是參與社會公共活動,就要公開透明。”王名說,由於還沒有一部專門的慈善法,缺乏對慈善公益事業參與者的明確要求,也沒有在公開透明問題上形成規範性約束,從而導致一些公益組織鑽了法律政策的空子,造成不好的社會影響,“壞了整鍋粥”。
  王名透露,他正在參與慈善法的起草。“立法是現代慈善事業的發展前提,沒有法律規範,我國慈善事業很難得到發展和完善。”
  曾領銜提出制定慈善事業法議案的中國人民大學教授鄭功成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證實,全國人大常委會已經針對慈善法成立了法律草案起草領導小組,今年的主要工作是廣泛調研,充分聽取各方意見,並借鑒國外慈善事業發展經驗,爭取在年底形成正式的法律草案稿。他說,預計2015年可以提交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即進入正式立法程序。
  民政部在2005年就提出了慈善事業立法建議,為何要等到2015年才能正式進入立法程序?對此,民政部部長李立國表示,第一是慈善事業發展的實踐還有待豐富和完善,第二是社會各界在認識層面上還不統一,所以法律起草、研究、征求意見的過程比較長。
  據鄭功成介紹,慈善法需要解決的關鍵問題有以下幾點:一是界定哪些領域可以納入慈善事業並享受相應的政策優惠;二是明確慈善組織的法律地位和運行規範;三是設立慈善事業監管機制;四是確立與慈善事業相關的財政稅收政策規範;五是界定慈善組織、捐贈者、受助者乃至監管機構的法律責任,及違法處置細則。鄭功成希望公益組織、相關專家與廣大社會公眾積极參与慈善法草案徵集意見的調研討論中,他說:“理性的討論將有助於達成共識,這是加快立法步伐的重要條件。” (檢察日報)
  (原標題:醜聞頻現,民間公益何時“依法行善”)
創作者介紹

新電視

sb60sbfsh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