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記者 蔣肖斌《中國青年報》(2014年11月11日10版)
  日前,中國青年出版社出版《作家老舍》。該書作者是老舍之子舒乙。他耗費8年時間,用筆回憶了父親的一生。
  據舒乙介紹,《作家老舍》中的文章大致可分為5類:老捨身世,老舍在國外,老舍作品,老捨身後,老舍作品研究和拓展。書中還發表了一批最近10年發現的老舍未公開的照片。其中有5張為1949年前拍攝。舒乙親自選定了書的封面材質——一款墨綠色的純棉布,因為“純棉的手感特別接近父親為人朴實的一面”。
  老舍的大部分作品寫的是北京底層人群。老舍曾對舒乙說:“我不用體驗生活,王大媽什麼樣兒,趙大爺什麼樣兒,小妮子什麼樣兒,全在我腦子裡, 我只要一想,他們就會鑽到我的筆尖上來。”
  舒乙回憶,父親平時在家是嚴肅而沉默的,因為他每天不是在寫作就是在思考如何寫作,沒有節假日,大年三十還在寫。舒乙說:“父親寫得慢,字斟句酌,年輕時候一天寫3000字,年紀大了只能寫1000字。但禁不住每天寫啊,一輩子留下了1000多萬字的作品。”
  當完成了一天的寫作,若逢有朋友到訪,老舍立刻就像換了一個人,非常熱情、幽默。“他有一肚子故事,非把你逗樂不可。只要老舍在場,其他人都不用說話,聽著就行,他的笑話永遠講不完。”舒乙說。
  老舍的夫人胡絜青已於2001年去世。她曾形容老舍是一個戀家的人。“他戀自己的老母親,和她那個小而窮的老家;他戀自己的小家;他戀故鄉,他戀我們的國家。家,對他來說,至關重要,是自己生命的一部分”。
  《戀家》作為《作家老舍》的序。胡絜青在文章最後寫道:“但是,他最終離開了這個家,離開了這個多難的世界……為了熱愛生活,有時,要付出沉重的代價。”
  一天,舒乙到老舍的捨身之地——太平湖遺址拍照,看到這個昔日的水塘已經被填平,陽光斜照著德勝門樓。舒乙突然想到了《茶館》的結尾,王掌柜和老舍的結局有著驚人的相似之處——“悲劇終於完結了”。  (原標題:老舍之子還原“愛講笑話”的父親)
創作者介紹

新電視

sb60sbfsh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