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利依存於相關法律知識體系中,建立在對公序良俗的遵從中。文明與權利,相互依存,互為促進。開水潑空姐的游客,不僅無德,更是無知,自然也就無法
  □單士兵
  據媒體報道,12月11日,在亞航一架從曼谷飛往南京的航班上,一名中國籍女乘客對空乘服務不滿,對其潑開水造成傷害。該乘客幾名同伴言行激烈,大鬧航班,嚴重擾亂秩序,考慮飛行安全,飛機選擇返航。涉事游客隨後受到罰款及支付賠償的處罰。但是,事情還沒完,在搭乘12月12日晚的飛機抵達南京後,涉事游客拒絕下飛機,占據登機廊橋。目前,國家旅游局已經著手調查此事。
  開水潑空姐的醜行,拒絕下飛機的粗暴,完全是丟人丟到國門外,耍賴耍到家門口。人們已經無意於再拿道德來說事了,要是道德說教真能包治百病,網上此前的詬病斥責,就應喚醒這些游客的文明恥感,不會將醜行再次上演了。
  弔詭的是,不論是開水潑空姐,還是拒絕下飛機,他們都是扛著“維權”的旗號。比如,鬧事者先是稱“熱水需要花錢的,所以我覺得我的利益上面有損失,所以我就跟她要票據,不理睬,調臉走人,然後她(女乘客)就去拽她,手拿著水去拽她,從背面澆了下去”;後來又是要亞航工作人員出具書面證明說網上傳言與事實不符,來維護名譽權。
  本來,維護權利是正當訴求。問題是,大鬧航班的游客,陷入的是一種權利妄想症。這樣的人,你跟他們講道德文明,聽不進去,要講“權利”。只不過,這樣的人講“權利”,要比不講道德更可怕。原因就在於他們根本不懂權利的內涵,不懂權利與責任的關係,更不懂維權必須在法律框架下進行。
  不講道德,是人格品質的問題;而扛著“權利”旗號,信奉著“偽權利”,這樣的人,完全就是法律知識存在問題。只要有起碼的法律常識,都應該清楚,講權利同時更要盡義務,維護自己權利不得建立在損害他人權利的前提下,訴求自身權利的時候一定要區分好群己權界。很遺憾,這一切,在大鬧航班的游客那裡,完全屬於意識的空白地帶。對某些連起碼的權利正當判別能力都沒有的人,法律的強制力才是最有效、最明白的“講理”。
  大鬧航班的游客,為一杯熱水要空服開發票製造鬧劇,這堪稱是“瘋狂的權利”。他先以“我覺得”來完成對權利的想象,接下來再以“要票據”、“潑開水”等行為來捍衛一杯開水這樣“濃縮的權利”,從權利的判斷與定性,到權利的維護與伸張,完全就是虛妄、粗暴的。
  這些年,很多國人的腰包都變鼓了,與此相應的是,少數人的思想也開始惡性膨脹了。他們覺得生活有了錢,就財大氣粗了。於是,一些游客才會患上“權利妄想症”,扛著權利旗號,不僅經常陷入到一些“莫須有”的權利爭辯中,而且還找錯維權對象,以不合理方式維權,鬧下不文明的大笑話。
  個別不文明游客患上權利妄想症,以為權利靠特殊身份和經濟實力就能支撐起來,這是一種嚴重的文明症,也是一種權利病。權利依存於相關法律知識體系中,建立在對公序良俗的遵從中。文明與權利,相互依存,互為促進。大鬧航班的游客,不僅無德,更是無知,自然也就無法。這樣不文明不懂權利的游客,不僅不可能找到想要的尊嚴,反而會因為損害別人的權利,遭到文明與法律的雙重懲罰。
  (原標題:過度維權源自法律知識匱乏)
創作者介紹

新電視

sb60sbfsh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